道士往北:什么叫蛇鼠一窝?一只老鼠和一条蛇,结为夫妻祸害人间

一个道士,身着一件麻色道袍,正行在驿道上。道士叫安平,年纪不大,承了师傅之命,前往京城除妖祸。

路边,遇一处客栈,一个矮瘦掌柜和一个高个妇人在里面不断忙活着。

安平觉得肚饿,踏进了客栈。

客栈里还有些行人,吃着酒食。安平坐下来,将桃木剑安放在食桌上。高个妇人扭着腰走了过来。

“一碗素面。”安平抬起头,望着妇人。妇人笑了一下,转身走去,冲后厨喊道,“当家的,上碗素面给道长。”

安平扫视一下四周,发现食客也如一般乡民,吃肉饮酒。

不多久,妇人将一碗素面端在安平面前。旁边有桌乡人大喊,“再切些腌牛腿肉。”

妇人嬉笑,说道,“今日的腌牛腿肉,刚过了油,香得紧。”妇人说完,又朝安平笑说道,“小道,可吃肉食?”

安平摇摇头,拿起筷子,伸进一碗素面里。

后厨里,一个矮瘦的干瘪汉子不断仰起头,望着客栈前方。妇人行过来,扯住干瘪汉子的耳朵,碎骂几句。

“夫人,先松...松手。”干瘪汉子嘶叫道,“这道士来了,你也不怕...”

妇人冷笑,“一个吃饭赶脚的小道,瞧你那龟样。”说完,妇人往地窖里去,突然回头道,“今日牛腿肉可还有些?”

干瘪汉子咧嘴,“捉着一头牛了,在茅厕边。”

妇人点点头,走下地窖。

安平放下筷子,今日这面食吃得索然无味,原本清淡的汤水,不知如何加了些说不清的血腥气。

“咦,这老胡去了半日茅厕,怎的还不回来。”旁边食桌有人发问,却无人相应。

高个妇人走来,听了一阵,嬉笑道,“怕是要付银子,拍拍屁股走了罢。”乡人们觉得在理,便不再谈,继续熟络地喝起酒来。

安平垂着头,只觉得身边妇人的血腥气越来越重。待妇人走后,他立起身子,假意去趟茅厕。

茅厕里,并无打斗痕迹,只有一条长长的拖印子,一直顺到地窖口。安平轻轻推开地窖门,只听得里头一阵阵剁肉的声响。

“小道,今日这素面不好吃么。”这时妇人突然出现在安平身后,一直手压着他肩膀,不让他往前。

安平将身子一避,挣脱了妇人的手。

“当家的!”妇人大喊,只见那干瘪汉子手抓了一个铁勺子跑过来,见着道士,便恶狠狠地敲下去。

安平跃起,一脚踢出,将干瘪汉子踢倒在地。干瘪汉子撑起身子,双目通红,恶狠狠地看着安平。

“莫要...”妇人急得大喊。为时已晚,干瘪汉子怒吼一声,变成一只巨鼠,尖着牙齿冲安平袭来。安平大惊,料不到光天化日之下,妖敢行走人间,居然还开了客栈。

妇人怒其不争,尖叫道,“又要换窝了。”随着一声大喝,妇人变成一条灰色的长蛇,也冲安平袭来。

原来是蛇鼠一窝。安平大怒,往后退开了些。用符刀在手掌刻了个血符箓,大喝一声,震打出去。巨鼠被震翻,嘴里渗着泡沫,却又悍不畏死地冲过来。长蛇见状,也蜿蜒而去,盘起安平的身子,紧紧勒住。

“当家的,咬他,咬他脑袋。”妇人尖叫道。巨鼠急忙跃上,往安平脑袋狠狠咬下去。

安平全身动弹不得,想着今日是大意了,这二妖不惧人气,当属大妖了。

“安平,你可知观里比你修为高的道士有许多,为何还要让你入京除妖。”一瞬间,安平想起师傅的话。

“你有济世之心,而他们,只有修仙之乐。”

安平眼睛怒睁,虎吼一声,竟是用气力挣开了长蛇的盘勒。长蛇痛呼一声,被震到一边。巨鼠回头望了下,也被安平一脚踢开。

“这小道,怕是不一般的。”巨鼠搀起长蛇,碎语道。

“你入地,我上天。”长蛇冷叫一声,然后跃到一株老树上,紧紧盘住,身体后弓。那巨鼠也一下子遁入地下,顿时一下打起一阵烟尘。

客栈前边的食客闻声,急忙跑过来,见状大惊,远远跑开。

安平横起桃木剑,定住神色,看着眼前的二妖。

“去!”长蛇怒叫。安平只见得脚下泥地裂开,巨鼠不断用尖牙往上剐着。安平刚要跳开,那长蛇又弹射而来,张开巨口咬向他。

“道士,你该死,你不知便不知了,偏来惹事。”长蛇尖叫,眼瞅着就要咬上安平的头,她嘴里渗出了口水。巨鼠咧嘴,尖牙恶狠狠地剐向安平。

远处的食客睁大了眼,这道士怕是要殉道了。

安平心中一片清明,千钧一发之际,念起御剑之诀,只见那桃木剑从手中松脱,竟然御上半空,乾坤郎朗之下,隐隐牵动着雷气。

“刺!”安平怒喝。桃木剑直直刺下,长蛇瞪大了眼睛,满是惊惧。巨鼠被长蛇挡住上头,不解地抬起头看着长蛇。

“砰!”桃木剑披着雷光,刺透长蛇的躯体,再刺入巨鼠的脑袋。两只妖物凄厉地尖叫几声,便再也动弹不得了。

安平落地,喘了口气,拿出小玉塔,将两只妖物收到塔下。

远处许多食客大着胆子走来,与安平一同寻到地窖下,不由得都吓得肝胆俱裂。

一个野狗,不知被使了什么法子,闭着眼睛,居然手拿剁刀,剁着一块骨肉。旁边的木缸子里,去茅厕许久未回的那个乡人,正赤着身子被泡在水里。幸得只是昏迷,身子并未损伤。

安平往野狗吹了一口气,那野狗睁开眼,冲安平嗷叫几声,跃出了地窖。

乡人们不断抠着喉咙,安平想起那份素面,叹了口气,那一蛇一鼠,为何要在人间筑窝呢,怕是恋上了人间的生活气。

古书有云,万物之中,人最为贵。

安平背负起桃木剑,继续往京城走去。